《地球最后的夜晚》有望赚2亿,但拍摄时整个剧组曾走投无路

http://www.jinjiangba.cc/dszc/9177.html



http://www.jinjiangba.cc/dszc/9176.html

http://www.jinjiangba.cc/dszc/9175.html

http://www.jinjiangba.cc/dszc/9174.html

http://www.jinjiangba.cc/dszc/9173.html

http://www.jinjiangba.cc/qhxh/9172.html

http://www.jinjiangba.cc/qhxh/9171.html

http://www.jinjiangba.cc/qhxh/9170.html

http://www.jinjiangba.cc/qhxh/9169.html

http://www.jinjiangba.cc/qhxh/9168.html

12月31日,毕赣导演的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正式上映,截止到31日下午,加上前期过亿的预售,票房已过2.2亿。电影拍摄成本五千万,上映首日就已开始盈利,而按照目前的票房走势,最终票房将有望超过5亿,按照37%的分账比例,片方分账则能拿到1.85亿,算上海外票房和视频网站的版权,《地球最后的夜晚》最终盈利将超2亿。

可以说,这是国产文艺电影票房最成功的一次,前期预售超1.5亿,也成为国产电影发行和宣传的典范,在很多人眼里,导演毕赣第一部《路边野餐》用30万的制作成本盈利,接着就一跃成为文艺、商业上双赢的导演,既天才又足够幸运。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由于他的执念和追求完美,《地球最后的夜晚》拍摄过程充满波折,甚至导致整个剧组一度走投无路,差点放弃电影。

2015年毕赣启动导演处女作《路边野餐》,这部电影没有投资,毕赣用自己的积蓄和亲戚凑起来的50万把电影拍摄完成,并奉献了那段长达30分钟的长镜头,650万的票房宣告电影成功,而金马获奖则让毕赣声名鹊起,成为受到行业热捧的新导演。

《路边野餐》上映后,毕赣开始筹备《地球最后的夜晚》,为了这部电影,毕赣和制片单佐龙成立了荡麦影业,由电影另一个主要出品方华策影业战略投资,太合和韩寒的亭东影业也参与了投资。到了这一步,毕赣和单佐龙已经不是找投资,而是挑投资,按照单佐龙的说法,投资人纷至沓来,让《地球最后的夜晚》成为很吸引人的好项目,有充足的预算、有意思的剧本、吸引人的60分钟长镜头设想,以及毕赣导演得天独厚的能在国际A类电影节上拿奖的希望,在找演员上也是一帆风顺,李鸿其、张艾嘉、黄觉,以及最后找的汤唯,都敲定了合作。

2017年6月15日,《地球最后的夜晚》在计划好的时间开机,但天公不作美,开机当日拍摄地贵州凯里就下暴雨,尽管下午天气放晴,但美术和场景都没能达到摄制组要求,对电影画面有高要求的毕赣尝试坚持拍摄,但结果并不理想,只能停机。

剧组停机对整个拍摄计划影响非常大。要知道演员签订表演合约,时间都卡的很死,监制和导演根据前期的各种条件,出分镜图和故事版,每天拍什么戏份、拍哪些场景、有怎样的进度,都要计算的很精准,只有这样电影才能在计划内的时间和投资完成拍摄。而第一天就停机,则把之后的计划全部打乱了,并且停机一天的直接经济损失就是几十万。由于场景达不到要求,剧组临时找到当地近百名工人临时重新置景,一停就是一个星期,导演毕赣和制片单佐龙为了向投资方表态,砍掉了导演和制片的片酬,但是停机接连多日,一直到7月10号,停机将近一个月剧组才复工,耽误这么多时间,剧组的压力可想而知,导演毕赣走投无路,接近崩溃边缘。

在这个当口,眼看电影很难按计划拍完,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是灾难性的,演员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进组拍摄,到时间后要赶往已经签好合同的下个剧组,有钱都没法让演员们回头。电影原计划9月份杀青,但电影仅拍了四分之一。汤唯和黄觉先后离组,电影至此只能宣布停机,眼看电影就要夭折了。经过和张艾嘉的协调,对方表示10月份可以挤出4天的时间,到了10月份,终于开始长镜头的实拍,连续拍了很多条都不是特别满意,只能草草杀青,随即剧组宣布解散。

当时长镜头到底是怎样的效果,可能只有剧组里的人知道,不过,显然沉迷于60分钟长镜头的毕赣对这样的结果是不满意的,但是他也已经无计可施。

在这样的情况下,毕赣还是有重新拍摄长镜头的念头,于是制片人只要四处活动,几个出品方原谅并认可了剧组的超支,太合和亭东都愿意继续支持毕赣,甚至男主角黄觉还找到了张歆艺和袁弘,投资了一部分钱,黄晓明在这个时候也参与进来,追加了电影的投资。

投资有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演员。幸好大家还愿意继续支持毕赣,等到2018年1月份,终于开始拍摄后半段60分钟的长镜头,为此毕赣改了剧本,汤唯也放下已经在拍摄的电视剧回到剧组。长镜头的拍摄难度非常大,毕赣带领演员们一遍又一遍的拍摄,直到最后一天,汤唯都准备放弃离组了,终于拍完了理想的一条,杀青时是2018年2月9日凌晨,距离电影开机已经过去了9个月,而投资也从最初的两千万暴增至最后的五千万。

从开机就走投无路,到最终拍到理想的状态,从现在首日票房超过2.2亿的成绩来看,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几个出品方不但回本,还能有2亿的盈利。但是电影一波三折的创作过程,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惊魂记”,好在导演毕赣坚持,并且得到投资方和演员的支持,才能让这部电影诞生,如果其中某一环出了问题,这部电影可能就流产了。当然,这也给电影行业敲响警钟,毕赣和制片人单佐龙之前只有过50万投资的《路边野餐》,在电影的整个流程上都不成熟也缺乏经验,特别是面对60分钟3D长镜头这种对工业水准要求极高的拍摄抓瞎其实也在意料之中,相信两个人的荡麦影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也让人明白,电影的各个环节其实都要求有极高的专业度,并不是有钱就能玩好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