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电影之《踏血寻梅》

仓井 空

薄纱内衣秀

杀出恐龙谷

那么,爱一个人究竟要深切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不惜舍弃自己的下半生,“帮”她来结束生命?

我相信丁子聪是喜欢王佳梅的,即使他们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早已深交得可以谈生论死。就像陪伴多年的老朋友,有着共同的人生际遇,经历过同样的得不到的爱和无法化解的恨。

第一次看《踏血寻梅》,在电脑屏幕上,血腥的镜头在空旷的房间里,让人脊背发凉。第二次看,换成了手机,丁子聪面部痉挛时的低吼声,几乎要从寸大的屏幕里膨胀出来。

《踏血寻梅》,香港导演翁子光作品,改编自真实的肢解凶杀案,几乎包揽本届金像奖的所有奖项,被一些评论家称为“香港电影新的开端”。

影片在血腥情色惊悚等传统奇案外壳的包装下,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人性的光明与阴暗上。这让我想到了韩国导演朴赞郁,极端刺眼的表达,细思极恐的效果。

香港街头的光怪陆离无法掩饰像王佳梅这样移民的孤寂感,即使有着美好的明星梦想,但不得不因为生活的窘迫走上了援交道路。

一对耳环,不仅代表着青春少女对于美丽的向往,更以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因为没有钱,很多喜欢的东西甚至是梦想,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拿到第一笔钱之后,她马上去买了一对一模一样的耳环,而这一对,是货真价实的。零零散散的四千八百块散落在商场的柜台上,也许那是她第一次体会到,钱,是可以买来快乐的。



空气中的音乐是欢快明媚的,笑容是纯洁腼腆的,和电话那头的顾客坦诚地说,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刚才是骗你的。

她心中起初还是有爱的,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可以不收钱,不计回报,但终被歧视,被抛弃,被称作垃圾,被活生生的拖到正牌女友面前,被逼迫承认只是玩玩而已。

少女的心,应该就是这样慢慢死去的吧。于是,收起对爱情的美好幻想,独自在黑暗中舔平伤口,主动寻求先前早已拒绝的客人。故作镇定的眼神,却早已含满泪水。

平凡,可以用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而被遗忘,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受。“没有人看到自己是很惨的”。绝望之时,哪怕只是陌生人的一句慰藉,都足以填补一颗破碎不堪的心灵。

“我常常想,一个人为什么会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自己想死,对方又为何真的相信?”郭富城饰演的臧sir始终相信人性非恶。他认为,恶人,一定是先前遭受过什么不公的待遇。

丁子聪很小的时候一家人便遭遇车祸,母亲死在了他的面前。成人后作为一名货车司机,时常受到老板的指责。他会收养一只流浪猫,会视母亲的遗像为珍宝,会省吃俭用给喜欢的慕容买一张演唱会门票,然后会被人告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作为社会底层最边缘的人,丁子聪有正常男人的爱和欲,更体会过普通人没有过的“已失去”和“得不到”。因此丁子聪说,他完全不讨厌女人,他讨厌的,是人。

那一对用金钱换来的耳环被佳梅扔在地上。钱,买不来永恒的快乐,也换不来永远的解脱。

佳梅死的时候,丁子聪是有过片刻犹豫的,可是遭到了佳梅的拒绝。所以我们分不出,在佳梅脸上呈现出来的,到底是痛苦,还是享受。只是当最后一滴眼泪从佳梅脸上流下来的时候,我们好似看到了她短暂一生的浓缩。

在丁子聪的床头,有一扇看得见风景的窗户。每次和佳梅聊天至天亮,他都会笑着看一眼窗外的天。而那天之后,窗前的窗帘,再也没有被人拉开过。

十六岁的王佳梅,唱着《娃娃看天下》出场,唱着同一首歌离开。“在美梦里,渴望再做个简简单单的人,回头问问这天空,这人生可轻易吗?”

臧sir站在窗前,将窗帘挽在窗棱上。天空依旧那么广阔,云依旧那么潇洒。马路上行人穿梭,一名修女缓缓走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