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宝证券真的是“有史以来业绩最差”的券商?

瑞通交友网

投资研报

【硬核研报】“周期”与“成长”共振!最具爆发力的锂电材料赛道被找出,机构指出铜箔供给将出现缺口,这些技术领先的铜箔巨头迎来快速扩张期(名单)

【机构调仓】汽车新一轮行情启动!三大核心主线受益股在此(附曝光产业链10股目标价)

【超级大单】军工龙头尾盘被砸!游资“激战”这只摘帽大牛股(附白酒最新思考及受益股)

【主力资金】机构狂买1股10亿轰涨停!章盟主2亿买1股(附解读挖机负增长释放的信号)

来源:券业行家

“有史以来业绩最差”,来自第三方立场的点评

自接受中金公司上市辅导以来沉寂多时的华宝证券,忽然出现在行家的时间线里,原因居然自媒体“投行最前线”这篇题为《中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业绩最差券商申报上市》的投稿爆料(以下称为“原文”)。

出于公允的立场,行家逐段查看了原文中涉及的“料”,却发现了诸多经不起推敲的疑点。

业绩是否史上最差?

原文指出,华宝证券“40亿注册资本每年仅能产生一个多亿的利润”,“远远低于同等规模券商”,“有可能是有史以来申报上市券商中业绩最差的券商”。

余生也晚,未能亲眼目睹现有的41家A股上市券商的招股书。但协会2020年度券商业绩排名数据显示,华宝证券的市场地位,恐怕还称不上“最差”。

以净资产论,华宝证券为47.18亿元,排名第78位。与净资产最低的上市券商华林证券相比,华宝证券落后8位。紧挨着华宝证券的券商,还有新三板挂牌的粤开证券,位列第77;而同样启动IPO的华金证券,位列第80。

以营业收入论,华宝证券为7.76亿元,排名第79位。与营收最低的上市券商太平洋证券相比,华宝证券落后12位。粤开证券和华金证券的营收分别排名第70、78位;此前官宣拟上市的万和证券,排名第86位。

以净利润论,华宝证券为1.37亿元,排名第71位。这一数值不仅明显超过中原证券(第77位)和太平洋证券(第102位)两家已上市券商;也超过拟上市的德邦证券(第80位)和万和证券(第81位)。

人员是否流失严重?

原文第一段指出,华宝证券管理混乱,论据之一是人员流失严重。

由于公开信息缺乏,行家对华宝证券内部管理的情况,无从置喙。但华宝证券历年的人员变动,却有明确的数据可查。

华宝证券年报显示,自2018年到2020年期间,在职员工数量略减2.72%;其中自营业务、投行业务和研究业务分别增员71.43%、18.83%和12.00%;信息技术减员43.90%,资管业务、投行业务和机构业务分别减员27.87%、18.60%和15.38%。

从在职员工人数来看,至少自营业务、投行业务和研究业务条线,不仅没有大量减员,反而有所增加。

协会从业人员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华宝证券从业人员略增0.86%,投资主办人下降1/3,分析师减少9.52%,投顾增加4.35%,经纪人减少4.47%,保荐代表人则是从无到有。

从从业人员数据来看,近半年内华宝证券的投顾和投行业务人员仍有明显增长。

员工犯罪是否“连坐”?

原文对华宝证券管理混乱,列出的论据之二是“刘永盛非法集资案”,并归结于总裁“管理不善”。

行家翻查了与前述案件相关的判例,多位投资者曾因前述案件向法院起诉华宝证券。而来自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浦刑初字第5356号】刑事判决等文书,提到了这一案件的细节。

被告人刘永盛系华宝证券机构业务二部总经理,伙同该部门员工李杰、民生银行黄浦支行营销部经理张伟等人,于2012年5月至2013年10月期间,以高额年息回报为诱,利用券商、银行工作人员身份,招揽不特定社会公众233人签订有限合伙认购协议,为周剑云、成清波、应泓、甘永德等个人及企业非法募集本金5.77亿元。……

上海证监局认定华宝证券对机构业务部的运作缺乏有效管控,未对该部门的业务进行内控审核和尽职调查,以致该部门发生擅自推销违规产品的情况。华宝证券机构业务部在引进人员和团队时未审慎开展调查工作;对机构业务部的日常工作缺乏有效管控,对其开展的项目缺乏实质审核、风险论证和持续合规监控;机构业务部的合规风控流于形式,未有效发挥合规监测和合规审查的作用。

从判决结果来看,多数情况下法院援引“表见代理”等原则,同时考虑到投资者自身过错,判决华宝证券承担部分责任。

但这归根结底是员工个人的犯罪行为,而非受到华宝证券及高管指使。而且华宝证券也是被波及的受损方,难道身为一把手,就理所应该的“连坐”?

更为关键的是,前述犯罪行为发生的日期是2012年5月至2013年10月期间。而华宝证券2013年年报披露,总经理和法人代表均为陈林。刘家海则是在2014年4月起出任总经理,并在2017年接替陈林,兼任法人代表。

就算要追究一把手的责任,也找错人了吧?

究竟有哪些法律风险?

原文还以“法律风险巨大”为论据。提到华宝证券涉及的法律风险数量远超行业巨头中信证券,以及注册地同为上海本地的上海证券。

据企查查统计,华宝证券共有裁判文书记录154条,案件总金额为14,835.21万元;华宝证券作为被告占比54.48%,涉案案由主要是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另有行政处罚记录1条,罚款总金额为30万元。

中信证券共有裁判文书记录337条,案件总金额为198,379.72万元;中信证券作为被告占比30.00%,涉案案由主要是证券纠纷执行。

上海证券共有裁判文书记录44条,案件总金额为10,215.73万元;上海证券作为被告占比64.86%,涉案案由主要为物业服务合同纠纷。

行家注意到,华宝证券的相关判决,主要来自前述“刘永盛非法集资案”。由于各家券商“涉诉”情节不尽相同,行家觉得不能直接拿来比较。

股东相同是否资源相同?

关于华宝证券经营不善,原文称,与华宝基金、华宝信托在业内头部水平相比,华宝证券在宝武集团金融板块中“处于垫底位置”。

行家对“华宝系”的另外两家了解不多,未及查证。但据常理推测,股东背景相同,在不同领域的资源恐怕也不是“一碗水端平”的事情。

而且,单看证券行业,同一家股东旗下的券商也不是个例。如汇金系旗下多家上市券商,业绩也分高下。以此来指责,行家觉得说服力不强。

经纪业务赛道错误?

在经纪业务方面,原文称华宝证券“大力投资电商业务,花巨资烧钱买软件、买设备”,“站在了错误的赛道上”。

长期关注券商经纪业务转型,行家不忝自夸,也有一定的了解。但行家读了两遍,并没有确定华宝证券的“错误”究竟在哪,难道“量化”就是原罪?

据华宝证券2020年报,其量化业务特色优势明显,期权经纪业务累计成交排名行业第四。金融科技赋能创新,客户开户数快速增长,全年新增24万户,信用业务融资融券余额18亿元,同比增长明显,并获批创业板转融券约定借入资格。

此外,为数众多的中小券商,恐怕也想知道在市场中“如何分得一杯羹”。如果有这样的“武林秘籍”,是否能公之于众呢?

资管业务是否垫底?

在资管业务方面,原文称华宝证券自2012年取得资管牌照以来,“资管业务仍然垫底”。

Choice数据显示,以“受托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计,华宝证券资管业务揽收6476.19万元,在94家券商中排名第55位。同比增长43.80%,这一增速并不低——排名中位数以上的券商,仅次于华安证券、川财证券、首创证券、信达证券、广发证券、红塔证券和中金公司。

资管业务排名在华宝证券之后的上市券商,就有华林证券、南京证券、中原证券、天风证券、财达证券、西南证券和西部证券。

如果这是业绩垫底,前述六家上市券商是否有话要说?

投行业务是否有起色?

原文称,华宝证券债券业务“错过2014年至2018年的债券牛市”,保荐业务“错过2010年创业板和2019年注册制的红利期”,从而质疑其投行业务能否有起色。

此前行家曾报道过,华宝证券在2020年12月获批保荐业务资格。由于其保荐业务刚刚起步,短期内判定成效,似乎为之过早。

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度,华宝证券债券主承销佣金收入仅为19万元。出于公允立场,行家同样认可华宝证券债券业务表现“垫底”。

研究业务是否“独树一帜”

原文提到,华宝证券缺乏行业研究报告,“和主流券商研究所的业务方向完全不同”。

然而,华宝证券2020年报明确披露,公司在行业金融产品研究保持领先地位,全年提供研报720篇,覆盖投资、研究、产品、渠道、销售的全流程,并推出了“钢铁生态圈行业研究年度报告”系列蓝皮书,为多个重点产融结合项目提供研究支持。

这么说来,华宝证券依托母公司宝武集团的成果,是被“开除”了行业研报的范畴吗?

据协会从业人员数据,华宝证券现有分析师19名,其2020年年报中列出的研究人员为28名。

在华宝证券官网,为投资者提供了部分研报,内容主要涉及基金理财,ETP研究,量化金融,固收研究和期权领域。单从数量来看,华宝证券的研报保持了高频更新,甚至达到日更。

对不甚了解的领域,行家暂时保持中立。这是格格不入,还是独树一帜,或许也是没有定论。

网红导流是否“罪不容诛”?

原文最后一部分,提出了三点质疑。

其一是质疑华宝证券“花巨资给网红大V,推荐其粉丝开户,金额极其巨大”。

就行家所知,通过网红模式引流,是业内比较常见的方式。行家曾有过深究的头部券商如华泰证券,互联网券商如东财证券,无不如此。

如果要说这一模式不当,是不是要将证券行业的创新一棒子打死?

IT投入是否反差巨大?

原文的第二点质疑是,华宝证券的“软件非常不稳定,口碑非常差”,与对IT类的投入反差巨大。

从不炒股的行家,对券商APP的软件认知度不高。但行家觉得,软件稳定性等属于用户体验的范畴,其中可能有较多主观的因素。

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度,华宝证券信息技术投入2.16亿元,排名第27位。但其信息技术投入占营收的比例则是行业中位数以下。

国资流失是否“扣帽”?

原文最后一项质疑是,华宝证券“从股东宝武处获得大量收入,占比最高接近30%”。

关于这部分资料,行家遗憾的表示,未能查到确切的信息。

由于原文直指“个人利益输送”“国有资产流失”等尖锐的问题,行家觉得有“扣帽”的嫌疑。

对于央企背景的华宝证券,如果以上“指控”有真凭实据,是否应该向纪委部门检举呢?

夜深人静,来个总结:原文的主观表述更多些,理性量化的数据缺乏,实在说服力不够。

作为同行,行家还是要呼吁,自媒体平台要尊重客观事实,不轻易定性,谨防自毁长城。

毕竟,行家的宗旨就是俩字:靠谱。

责任编辑:陈志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