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京广路隧道抢险负责人详解救援过程:发现4具遇难者遗体

重庆led显示屏

(原标题:郑州京广路隧道抢险负责人详解救援过程:发现4具遇难者遗体)

7月24日上午11点,在郑州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澎湃新闻专访了郑州市城市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他也是此次京广路抗洪抢险负责人。其向澎湃新闻介绍,京广路三个规模隧道,经排查,在京广北路隧道中发现四名遇难者,两百多辆车。该隧道目前仍在抽水,但经摸排未发现其他遇难者。“对遇难者遗体,我们举行了很尊重的仪式,摆好后救援人员先鞠躬,再迅速抬出来。“该负责人介绍。

该负责人表示,尽管抢险任务艰难,但在”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大家齐心努力下,预计,京广中路隧道和京广南路隧道今日将打通,京广北路隧道今天有望完成抽水。

发现四具遗体,两百多辆被困汽车

“我们专业的抢险队员穿着潜水服已经摸过了,有车的地方和车附近的周边,全部摸排完了。”前述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经排查,在京广北路隧道发现四名遇难者,个别已确认身份,找到家属。此外,在该隧洞发现两百多辆车。“第一批车有265辆车。现在剩余4、5辆。能看到的车,全都进行了摸排。”他说。

摸排人员发现车辆里没有遇难者的时候,会做出“OK”的手势,如果发现问题,会握一握拳头。“对失去生命的这几名遇难者,我们举行了很尊重的仪式,救援人员摆好遗体后,先鞠躬,再迅速抬出来,由警方处理。”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被暴雨淹没的京广路隧道持续开展抢险抽水,近日市民马女士家多名亲属,一直等候在旁。7月20日,她14岁的儿子昆昆和另一名孩子在京广路隧道失联,家人们至今寻找无果。对此,前述负责人表示,四名遇难者的具体情况,由相关部门处置,他本人并不清楚。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路口监控和群众提供的视频显示,在郑州7月20日降雨开始下得特别猛之前,京广南路隧道南北出入口,都采取了电子警示,以及一定程度封路的措施。

7月24日上午八点半,澎湃新闻在京广南路隧道看到,7月23日时的20台“龙吸水”泵机,已撤掉大半。现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该隧道“上午就能抽干”。23日早上他用绳子从桥上垂下隧道测量,水深是3.6米。当时已经能看到水泵,水深已不足一米半,里面看不到任何车。

7月24日上午11点,澎湃新闻在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看到,入隧口停着清洗车、重型铲车等装备,多台“龙吸水”仍在紧张工作。进入隧道,能看到水里还有几辆被泡车辆,铲车正紧张忙碌,将汽车从水里托出来,转移到入隧口的拖车上。

前述负责人介绍,7月24日中午京广中路隧道和京广南路隧道的排水已经接近尾声。等冲洗淤泥、清理路面,确保打通任务的完成。不过有部分设备会留在隧道里。京广北路隧道,因为是三处隧道中最长的、情况最复杂(在多条路有分流口、进隧口,隧道有拐弯),预计今晚有望完成清理,但照明设备等还需要检修,毕竟这些设备在水里泡了好几天了。

隧道过长情况复杂,抢险难度大

前述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京广南路隧道和京广中路隧道有路段隧顶是非封闭桥,可以从这里向外抽水,所以抽排速度较快。京广北路隧道最长、情况最复杂,堆积车辆最多,救援难度最大。“来的专家多次说,没见到难度这么大的隧道救援”。

京广北路隧道是贯穿郑州南北的京广快速路的要道,距郑州火车站西广场仅300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7月20日暴雨当天,京广北路隧道被30万立方米的积水灌满。

前述负责人介绍,该隧道主通道是双向六车道。有两个特点,一是长1.7km,二是辅道多,起伏、拐弯也多。目前,该隧道里的水还没完全抽干。现在作业的“龙吸水”,加套一根管,最多只能伸进隧道三四百米处进行抽水,两头加起来也就七八百米,隧道中间部分排水,成为本次抢险工作的一大阻碍。一开始,隧道里积水较多,“龙吸水”可以充分发挥作用,一台泵每小时可以抽1000方到1500方。等水降到一定程度,并且水往里收到一定程度,作业难度变得很大,泵机效率降低到40%,影响了整个排水进度。同时,因为隧道里面有车、淤泥和各种杂物,如生活用品,特别是碎玻璃很多,经常出现水泵堵塞的情况。

该负责人介绍,为解决该难题,抢险队伍7月23日从福建省调了全国唯一一台“坦克排水车”。这辆“坦克排水车”可以开进隧道里,后面跟着一辆大车为其提供动力和控制信号,泵可以把泥水输送到两公里外。

“现在,隧道西侧有4台泵,那边有1台泵,这个泵排量比较大,有三个管同时往外排。”现场工作人员介绍。

前述负责人称,现场作业的装备和人员,有从湖北、湖南、福建等地过来支援的,与隧道主体单位隧道管理中心齐心协力,进行抢险,表现出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非常感动。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来支援单位有中国安能、宇通重工、陕西唐龙救援、中建五局河南公司等,还有武汉水务的专家。陕西唐龙救援和中建五局主要提供拖车,武汉安能和漯河城市管理局主要支援抽水泵。这边道有4台泵,那边有1台,排量比较大,有三个管同时往外排。

现场,正在用叉车往外托送被泡车辆的陕西唐龙救援队长李汉军,从7月23日上午9点多,一直忙碌将近30个小时,没有休息。他说,自己起初的工作,主要是进水搜查摸排遇难者。他今年47岁,称自己不感觉累,因为这是一份责任。“我们有特定的手势。只是一个挥手的动作,在别人看来很简单。但我们这个手挥出去,代表着一份责任。”他说。

延伸阅读

京广路隧道全长1835m男子弃车:我前面有几百辆车有老人坚决不弃车被拽下

郑州京广路隧道严重积水受到高度关注,随着排水工作推进,相继有被淹车辆露出,在隧道尽头,不少被淹车辆堆叠在一起。大河报最新消息显示,预计7月23日基本上可以完成隧道内积水的抽升。不少人揪心,车辆被淹是否造成人员伤亡。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在积水已淹没不少汽车轮胎时,有人不断对被淹车主呼喊“车不要了!”“保命要紧!”“赶快下来!”“往前走!往前走!”随后,他迈入水中继续劝说车主尽快放弃车辆。有人看完视频评论,“真的是挽救了几十个家庭”。

南都记者联系到这段视频的主角侯文超。7月20日下午4点多,他行车至京广路隧道出口的上坡处遇到塞车,不久后,水开始快速上涨,很快没过轮毂2/3。

2012年导致79人死亡的北京7·21特大暴雨发生时,侯文超正在北京工作,他在新闻里看到了桥下积水导致的人员伤亡事故。这让他意识到此刻自己正处于同样的险境,在告诉朋友现场情况后,他决定立即弃车。

侯文超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他处在车阵中部靠后的位置,据他观察,身后隧道中排队的车辆长度约为几十米。他弃车时,周围也有车主放弃车辆逃离,亦有人在劝说其他车主弃车。他沿途不断拍前车车门,提醒车主立即弃车,大部分人都选择离开。但亦有老人不愿弃车,他便协助亲属将老人拽出。

公开资料显示,京广北路隧道是京广快速路系统的一部分,处于京广快速路南段。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l835m,暗埋段(陇海路~中原路)长度1360m,敞开段长度475m,设四个平行式进出口匝道。工程造价约5亿。工程2009年12月17日开工,2012年4月28日竣工通车。

京广隧道防洪排涝问题在建设阶段就已受到重视。

郑州市市政工程勘测设计研究院在2011年发表的论文《城市交通隧道防洪排涝问题初步探讨》中提及,由于该隧道距离长(1305m),埋深大(地面与隧道底板最大高差约9m),隧道内配置有大量监控、通风、消防等设备,一旦大量雨水进入隧道,将不仅像一般的下穿立交积水一样,造成交通断行,机动车辆熄火、被淹,给市民工作生活带来不便,造成财产损失,而且有可能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危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这篇论文亦分析了该隧道防洪排涝方面可能存在的隐患,例如,地面道路积水超过进出隧道出入口匝道反坡高度进入隧道、周边河水倒灌等。

论文介绍,该工程雨水排放系统由地面雨水系统和隧道内雨水排放设施两部分组成,该段京广路地面雨水系统主要负责大学路以西京广路沿线约2.78km2范围的地面雨水排放。隧道内雨水排放设施主要负责隧道露天出入口及敞口段雨水的排放。该机构另一篇论文则提及,京广北路隧道排水系统主要考虑排除雨季敞口段汇水、汽车带人隧道内的地面积水、日常冲洗废水、消防废水和少许渗漏水。目前看,此次郑州遭遇的暴雨或已超过设计承载范围。

南都记者了解到,京广隧道积水由中国安能集团负责抽排,根据任务安排,救援队员在积水较深的京广北隧道口,采取“两班倒,人歇机不歇”的方式开展紧急排涝作业。经过近两天奋战,东涵洞积水抽排效果显著,南北两个入口均实现见洞,龙吸水动力机器人已从洞口深入隧道内近20米,预计今天下午实现贯通。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到也是心有余悸,”经历过两场举国关注暴雨,侯文超希望,更多人可以意识到及时弃车逃生的重要性。

以下是南都与侯文超的对话:

经历过北京“7·21”暴雨,看情况不对果断弃车救人

南都:我们看到视频里您在隧道里不断向车主喊话,当时现场是怎么一个情况?

侯文超:当时是7月20号下午4点左右,我经过京广路桥下面的隧道,接近出口的地方,因为前面塞车,车都停在那个地方了。

南都:你当时停在隧道里的哪个位置?

侯文超:我停在隧道里面的上坡阶段,位置比较靠后。我前面的车很多,大概有几百辆。在我后面也有几十辆车,排了几十米的距离。

后来水越来越大。因为是斜坡,水就看着往外冲,我们就一直在那儿堵着。大概5:30左右,我接了个电话,结果就这么几分钟,我看到突然间水就上来了,漫过了轮毂2/3。

当时我就意识到,呆在车里面非常危险。因为我经历过2012年“7·21”北京大暴雨,所以我果断就从车里拿着手机就出来了。等我出来发现,这边还有好多人在车里没下来。我就过去劝他们赶紧下来,人的生命最重要。

南都:你说经历过北京“7·21”暴雨,那次是什么情况?

侯文超:“7·21”暴雨跟这次情况类似,也是下大雨,然后瞬间雨量特别大,很多人就因为呆在车里没及时下来,最后车被水淹,车上的人遭遇意外。那时候我刚好也在北京工作,当时所有媒体都在播这个事情,我对这个印象比较深刻,咱也有了这种自救和救人的意识。

有老人坚持不下车,我和家属把她拽下来了

南都:当时你叫大家下来的时候,大家都下来吗?

侯文超:当时有些人坚持不愿意下来。当时有一位老大娘,开车的司机是个年轻的女的,可能是她姑娘或者儿媳。那是一辆新车,老太太坚持不下来,较上劲了。她可能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感觉孩子新买的车也不容易。

最后我和那位年轻女家属把她拽下来了,我说,你再不下来,马上命都没了,赶快下来!我俩把老太太弄下来,扶着她从栏杆上去,到了安全地带。

还有一辆出租车司机,因为郑州市刚换的电动车。我估计因为这是他的营生嘛,他刚换了电动车就遇到这种事情,他也不想下车。我也是跟他说,快下来吧,北京的事儿我经历过,水这么大很快就要淹没车门,你马上就出不来了。

大部分都配合下来了,也有很少一部分人他不搭理你说的,门开一下他就关上了。

南都:您说有人开一下门就关上了,后来怎么办?

侯文超:因为我车比较靠后,我从后面挨着叫,一直往前走,当时叫他,他说一会儿下去、一会儿下去。当时车太多了,最后下不下来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说后来我听说隧道里面有伤亡,心里也真的觉得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南都:您看到后面车的人们下来了吗?

侯文超:都下来了,当时我们在那儿都喊大家下车,大部分人都自觉下来了。有的人下不来,我就到水里面,走到他车门前把他给拍出来。

南都:你当时站在哪儿什么感觉,在想什么?

侯文超:当时水达到一定量的时候,10来分钟就把车都淹没了。当时我就感觉要赶快逃命了。但同时别人的命也很重要,一些人意识不到当时问题的严重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觉得这个时候肯定是救人,当别人的生命也受到威胁的时候,咱也肯定会挺身而出嘛。

半夜两点回家后开始发烧,回想起来心有余悸

南都:你什么时候决定先回家了?

侯文超:等到我一看大家上来了,上面的车都在那儿放着,没人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赶快走了。

南都:你停在隧道里发现情况不对时,有跟家人说吗?

侯文超:我那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跟家人说,也怕家人太担心,就跟我一个同学说了。我跟他说,我决定不在车呆了,我要出去了,现在非常危险。同学也鼓励我说看情况赶快撤离。

南都:后来多车都被冲出来了,你还回去找过自己的车吗?

侯文超:我后来沿着水上了高架桥,沿着陇海路高架往东走,到紫金山路口下去,再往北向花园路走,我家就在花园路上。

因为下面全是水,有时候到腰深,有时候到胸那么深,等我走到家都已经夜里2点多了。我到家以后觉得有点感冒发烧,21号一天我都没有出去。到了晚上我同学给我微信上转来了视频,说看到我的车在上面,当时救援队已经把水抽干了。22号我找人去看的时候说,车辆都清走了,我还没有打听到我的车在哪里。

南都:现在回想起来会后怕吗?

侯文超: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也是心有余悸,因为也就10多分钟,眼看着车都淹没了。如果说是晚一点,可能车门就推不开了。

我觉得主要是让大家认识到自救的知识。因为我经历过“721”暴雨类似事情,所以说我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希望以后遇上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大家会多一些自救常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