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数毕加索不同时期的情人:让男人刻骨铭心的女人,就是这一种

王者荣耀全图视野

文\枕书听雪、江左梅娘

一个读者后台问我:

“我自认为自己足够优秀,但仍对爱情没信心,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男人无法抗拒、刻骨铭心呢?”

这个问题,过去曾有无数女人问过,将来也会有无数女人再问,不同的人,答案也不同。

日剧《东京女子图鉴》里回答说:

“一无所有的女人。没有自己的梦想,也没有理想,只是天真烂漫地支持他梦想的女人。”

亦舒在《城市故事》回答说:

“通常吸引男人的是冷漠的女人,但是男人娶的是仰慕他的女人。”

作家周国平则回答说:

“最好是既独立,又依赖,人格上独立,情感上依赖,这样的人,才是可爱的,一起生活既轻松又富有情趣。”

而我从毕加索的情史中,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01.费尔南德

众所周知,大画家毕加索一生中画风几经变化,经历过蓝色时期、玫瑰色时期、古典主义时期、超现实主义时期,抽象主义时期,但在私生活上,他一直都处于“桃色时期”。他有过两任妻子,5个长期情人,无数个露水情人。这些女人给了他创作灵感和情感的滋养,但他却很少拿她们当回事:

“在我的心中,谁也不会占据真正重要的地位,对我来说,女人就像飘浮在阳光里的尘粒,只需挥动一下扫帚,它们就得飞出门外。”

一句话,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得到了吗?得到了。

他的初恋叫费尔南德,两人相识于1904年。彼时,毕加索没钱,没名气,刚经历了挚友去世的打击,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

费尔南德出身贫寒,早早地结过一次婚,但是由于婚后不堪忍受丈夫的家暴,于是逃了出来,然后凭借着天生丽质,很快就成为了巴黎社交圈有名的模特。

两人相恋后,他们住在穷酸艺术家聚集的洗衣船公寓里,费尔南德的爱情疗愈了毕加索的伤痛,他的作品风格从阴郁压抑的蓝色时期转变到了玫瑰色时期。渐渐地在画坛有了名气。

同居4年后,毕加索渐渐地有了收入,他带着费尔南德离开了逼仄肮脏的洗衣船公寓。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物质生活改善了,两个人的感情却出了问题。

毕加索厌倦了费尔南德,爱上了她的闺蜜伊娃,伊娃的丈夫也是一位画家,而且是毕加索的朋友。所以,毕加索不敢公开把伊娃画进画作里,只能隐晦地在静物写生图中刻上“我爱伊娃”的字样来表明心迹。

伊娃温柔、节俭,将全部的自己奉献给了毕加索,在她的对照下,费尔南德就显得粗俗无礼和虚荣了,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她逐渐被毕加索讨厌了。

于是,有一天,毕加索竟然带着伊娃私奔了。

费尔南德早就感觉到毕加索变心了,她也不是守着一棵树吊死的女人,所以也跟一个意大利画家跑了。

毕加索和伊娃私奔后过得并不如意,伊娃得了重病,他们带的钱很快花光了,只能靠着朋友的接济过活。即便如此,毕加索也并不安分,他一边照顾生病的伊娃,一边出轨了一位波兰模特。

02.奥尔嘉和玛丽

1915年,34岁的伊娃因病去世。伊娃去世后不久,毕加索结婚了,他的妻子叫奥尔嘉。

她出身高贵,气度高雅,是风靡欧洲的俄罗斯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毕加索对她一见钟情,为了讨好她,他为舞团做舞美,设计戏服、海报,还放弃了自己擅长的先锋画风,改成了奥尔嘉喜欢的古典风格。

奥尔嘉则放弃了首席舞者的位置,嫁给了毕加索。不久,奥尔嘉怀孕了,原本芭蕾舞者曼妙的身材变得臃肿不堪,而毕加索则多次背叛她,且对她超级冷漠,这让她的脾气也变得越发暴躁。

1935年,毕加索的情妇玛丽怀孕了,奥尔嘉忍无可忍,愤怒地带着孩子搬离了巴黎,向毕加索提出了离婚。这边的毕加索,则早就厌倦了奥尔嘉,对她生的儿子也没有半点温情,但他却不肯离婚,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和奥尔嘉平分财产。为了财产,他和奥尔嘉一直保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一直到他74岁,奥尔嘉去世。

而作为他和奥尔嘉婚姻的第三者,玛丽·特蕾莎·沃尔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她跟毕加索认识时,毕加索46岁,早就功成名就,而她17岁,是个天真的傻白甜,她在18岁生日当天,将初夜献给了毕加索,并由此开始了她长达8年的地下情妇生活。

一开始,玛丽的年轻和活力非常让毕加索着迷,他以玛丽为模特创作了《梦》,《安睡少女》、《金发女郎》等作品,还让她搬到了自己和奥尔嘉居住的房子对面,就连跟家人外出度假时都不忘带着玛丽。

但不幸的是,玛丽怀孕了,在普通人的故事里,孕育生命是天大的喜事,在毕加索的世界里,女人怀孕是天大的悲剧,果不其然,毕加索再次出轨了。

奥尔嘉提出离婚后,他生怕会被抓住把柄,输掉离婚官司,就让玛丽搬到了别的地方,让玛丽跟他写信联络。

不久,玛丽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为玛丽娜,与此同时,毕加索则搬离了玛丽的住所,去跟玛丽怀孕时候勾搭上的朵拉·玛尔同居了,只在经济上支持玛丽和女儿罢了。

03.朵拉

朵拉·玛尔跟毕加索相识于1936年巴黎的一家咖啡馆里,当时,毕加索正跟朋友聊天,一转头看到了朵拉。

她黑发白肤,明目皓齿,清丽得像春日的天空,最特别的是,她手上带着绣着玫瑰花的黑丝手套,正握着刀子猛戳自己的手指中间,鲜血沾满了手套,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

于是,毕加索来了兴致,向朵拉发动了攻势,两人在一起后,朵拉的那副手套被他锁进了抽屉,当成了某种纪念物收藏了起来。

朵拉是巴黎先锋艺术界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她才华横溢,思想激进,能讲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对艺术的见解也十分独到。

她带给毕加索的不只是情感和身体上的愉悦,还有创作上的灵感和事业上的帮助。她给毕加索做模特,为毕加索修改画作,提出意见,并用摄像机记录了毕加索的创作过程。她擅长使用的多重曝光,从不同角度拍摄同一物体的摄影方法对毕加索的绘画风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她的对照之下,安静、被动、对艺术一无所知的玛丽显得如此“过时”。然而,毕加索的激情来得快,去得也快,跟朵拉在一起后,他便显露出了最恶劣的一面。

他经常家暴朵拉,把她打得血肉模糊,躺在地板上不省人事,然后把她的惨状画下来,从她的痛苦与泪水中,获取创作素材。他刻意制造事端挑起朵拉和玛丽之间的争斗,让她们互相撕扯殴打,他站在一旁得意地笑看,并用画笔记录下来。

04.弗朗索瓦丝·吉洛

在女人和女人的战争中,赢得从来都是男人。

这边的朵拉和玛丽为了争宠互相倾轧,那边的毕加索却又出轨了22岁的弗朗索瓦丝·吉洛。

弗朗索瓦丝出生于巴黎的艺术世家,家境良好,有一个非常开明、睿智的父亲,父亲从小便把她当男孩子培养,告诉她:

“在这个世界上,女人想要活得有尊严,必须爱得有尊严,要勇敢地与男人抗争,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弗朗索瓦丝很争气,17岁就获得了巴黎大学哲学学士学位,18岁又取得了剑桥大学英国文学学士学位。她认识毕加索时,他已经62岁,毕加索倾尽全力,经过了两年苦苦追求,才终于追到了她。

两人同居后,弗朗索瓦丝为毕加索生了一儿一女,一向对儿女冷漠的毕加索罕见地非常疼爱这两个孩子,经常带着弗朗索瓦丝和孩子们去旅游。

然而,弗朗索瓦丝却对毕加索并不满意,他从来不管家庭事务,还控制她的社交和工作,就连她外婆生病,毕加索都不允许她回家探望。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毕加索把自己当成上帝,随意戏弄身边的女人们。他故意邀请精神不稳定的朵拉出来吃饭,在朵拉面前秀恩爱:

“你看,弗朗索瓦丝真好,我真幸运啊!”

眼见他折磨朵拉,又让玛丽无望的等待,弗朗索瓦丝物伤其类,开始考虑要离开毕加索。1951年,弗朗索瓦丝发现毕加索又勾搭上了23岁的年轻女孩,她果断地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他。毕加索气疯了,他威胁说,弗朗索瓦丝离开他一定会走向沙漠。

然而,弗朗索瓦丝心里很清楚,唯有离开这个强悍的怪物,她才能不被吞噬,所以无论他如何威胁、哄骗、引诱,她始终都没有回头。

05.杰奎琳

在弗朗索瓦丝之前,毕加索只有抛弃女人的份,从来没被女人抛弃过。在弗朗索瓦丝之后,他连续两段恋情都无疾而终,大受打击。

1955年,奥尔嘉因癌症去世。毕加索得到消息,立刻给玛丽打电话说:

“我老婆终于死了,我们总算有机会在一起了。”

玛丽喜极而泣,她以为自己等了那么多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哪知毕加索转身就娶了杰奎琳·洛克。35岁的杰奎琳是一名陶瓷厂的销售员,离异,带着一个女儿。她是毕加索最后一任妻子,也是他最狂热、最忠实的仰慕者。

她把毕加索当成“上帝”一样崇拜,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监督他吃药,调理他的生活,当他的模特,为他打理画室,事无巨细,无微不至。

同时,她对毕加索的占有欲也到了病态的程度。

婚后,她不允许他外出,不允许他跟朋友、儿女、情妇们见面,就连她自己的女儿要见毕加索都要经过她的同意。

对此,毕加索十分不满意,但他太老了,离不开杰奎琳的照顾,只得被动终结了自己的桃花运。

1973年,毕加索去世,享年92岁。

杰奎琳全程把持着他的葬礼,不允许他的儿孙和情妇们参加,后来,更是跟他的儿孙们进行了旷日持久的遗产争夺大战。毕加索去世十三年后,杰奎琳突然自杀了,原因是她觉得“再也无法为毕加索做什么了”。

06.梅娘说

作家周国平说:

“如果我是女人,我将乐意与艺术家交朋友,听他谈作品,发牢骚,讲疯话。但我绝不嫁给他。”

回看毕加索的女人们,她们和毕加索在一起后结局都挺惨。

费尔南德陪着毕加索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但毕加索成名后提都不肯提她。为了谋生,费尔南德写了一本回忆录《毕加索和他的朋友》,但毕加索连威胁带收买,禁止她出版这本书。晚年的费尔南德穷困潦倒,以教授外国人法语勉强度日。

奥尔嘉为了毕加索放弃了自己的事业,陪他走上了巅峰,但他出轨不断,死活不肯离婚,让她半生都活在嫉妒与愤怒当中,备受煎熬。她得了癌症去世后,毕加索恨她跟自己打离婚官司争财产,连她的葬礼都没有出席。

她生的儿子保罗从小就不受毕加索待见,为了见父亲一面,常常在他家门口一等就是四五个钟头。成年后,保罗拿着菲薄的薪水为毕加索做了一辈子的司机,却连他的一个拥抱都得不到。保罗的儿子帕里多因被杰奎琳拒绝参加爷爷的葬礼而自杀身亡。

而玛丽则比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更惨,她对毕加索百依百顺,包括他提出的性虐要求,然而她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却始终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

因为父爱缺失,她的女儿玛丽娜接受了长达14年的心理治疗。毕加索去世四年后,玛丽因为思念过度而自杀,终年68岁。

朵拉原本可以成为名满天下的艺术家,然而,她却为了爱情放弃了自我,最后被折磨得精神崩溃。离开毕加索后,朵拉努力摆脱他的影响,用了很长的时间治愈自己,后来,她准备跟小15岁的作家詹姆斯结婚,毕加索却不肯放过对她的精神控制,三番五次去骚扰她、侮辱她,最终,她没能结成婚,在万念俱灰之下,她皈依了上帝。

唯独弗朗索瓦丝一枝独秀,在离开毕加索之后绽放出令人惊异的光彩。11年后,她接受了评论家的邀约,撰写了回忆录《与毕加索的生活》。

跟对付费尔南德一样,毕加索先叫律师吓唬她,后又企图用钱收买她,见她不肯就范,又愤然起诉出版商,结果败诉了,最后,他向弗朗索瓦丝发出了终极威胁——终生拒绝再见她的两个孩子,取消他们娘仨的财产继承权,在艺术圈封杀她。

然而,弗朗索瓦丝不但出版了回忆录还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毕加索最后对弗朗索瓦丝说:

“你赢了,好啊,我向你致敬。”

是啊,她的确值得被尊重,且被毕加索铭记一生,给了他刻骨铭心的伤痛。她用赚来的钱买了房子,一边抚养孩子,一边拼搏事业,后来,她出版了12本书,举办了50多场个人画展,担任了美国南加州大学艺术系的主任,还被被法国总统授予了法国最高艺术奖——国家荣誉勋章。

她在爱情上也没耽误自己,她后来和法国画家卢克·西蒙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最后嫁给了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研究先驱乔纳斯·索克,两人十分恩爱,相伴25年,直到索克去世。最终,弗朗索瓦丝衣食无忧,儿孙满堂,活到了97岁。

想到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毕加索曾经问她:

“你为什么总是跟我对着干?”

她回答说:

“因为我们之间有对话,不是你的独角戏。所有人都对你说‘是’,好像围绕着一个国王,而我却要对你说‘不’。”

读到这里,我想聪明的你已经明白,我要说的答案了。在两性关系中,别总想着男人喜好什么,对什么样的女人无法抗拒、刻骨铭心,而是应该保持精神独立,学会随时说不,且思考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女性。

赫尔曼·黑塞在《德米安》中说: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他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所以,女人们,希望我们都活成弗朗索瓦丝,做一个有才华,有手段、有骨气的女性。在情爱中保持自我,有勇气说不,也有决断离开。

用独立给自己缝制铠甲,披挂上阵,然后告诉自己,这一生只为自己而荣,那么你注定会成为他永远忘不掉的女人,让他刻骨铭心、念念不忘,虽然你并不在乎。

-END-

我是梅娘,你最贴心的情感咨询师,如果你有情感上的困惑,请私信给我,梅娘带您走出困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