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数已超去年全年 募资总额低于预期 今年前三季A股定增出现“量增价减”

深圳

  定增案例多,募资总额少,直接原因是单个方案的募资金额低了,或者说,募资规模动辄数十亿元、上百亿元的案例少了。数据显示,2020年实际定增募资额超过百亿元的公司共有17家,而2021年前三季度只有5家。

  募资总额少的另一个原因是超过100家公司实际定增募资额不足,有些缺口几亿元,多的可达十几亿元。

  在第三季度最后一周,A股今年定增案例数量超过了去年全年。

  截至9月29日,已有371家A股公司宣布完成定增方案(以上市日计算,下同),增发家数已超过去年全年,将创下2018年以来的新高,并有望迫近2017年539家的纪录。

  “自去年再融资新规发布实施后,定增市场热度渐增,上市公司再融资需求得到有效满足,案例增加属情理之中。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定增募资金额仍较去年有一定差距,尤其是部分公司募资不达预期,说明机构较为理性,市场处于稳中有升的状态。”有投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募资总额低于预期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共有371家公司完成定增,合计募集资金5277.34亿元。

  回顾过去几年,A股定增市场在2018年骤然降温,在2019年触底回升,在2020年延续回暖态势。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A股完成定增公司家数分别为267家、248家、360家,定增募资总额分别为7523.52亿元、6798.2亿元及8315.66亿元。

  “今年实施定增公司家数已和去年全年持平,募资总额仅为去年的约六成,说明上市公司对再融资的需求是比较大的,但募资总额不太高令人没有想到。”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根据此前惯例,定增数量增加的同时,募资规模也应该随之增加,可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定增募资总额反而出现减少的态势,如果第四季度保持这一趋势,今年全年定增募资总额很有可能会同比下降。

  去年2月,再融资新规出台,在诸多条款上进行了政策松绑。彼时,一大批上市公司火速发布定增方案,业内人士对“再融资规模重回万亿元”充满期待。“2020年,再融资新规进行了完善,不少公司的方案没能落地,最终全年募资总额为8000多亿元。当时,我们预计2021年突破万亿元应该是有希望的。”一名长期参与定增的投资人士称。

  大额并购明显减少

  定增案例多,募资总额少,直接原因很容易找到——单个方案的募资金额低了,或者说,募资规模动辄数十亿元、上百亿元的案例少了。

  具体来看,2020年,共有17家公司定增的实际募资金额超过百亿元。而2021年前三季度,百亿规模的定增方案大幅减少,仅有邮储银行、京东方A、蓝思科技、潍柴动力及中国化学共5家公司。

  另一位投行人士认为,今年大额方案少的原因之一是发行股份收购资产的交易明显减少。在2020年的17个百亿级定增案例中,有11个为发行股份进行资产收购,仅募集资金的案例为6个。今年前三季度,百亿级以上定增案例无一例涉及资产收购,全部为发行股份募集资金。

  “注册制试点逐步推开,很多企业不愿意通过并购重组进入资本市场,规模较大的发行股份收购资产方案也因此明显减少。”某上市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逾百起定增募资不足

  此外,部分原本计划募资超百亿元的定增方案,最终实际募资额不达预期,也导致百亿规模的定增方案今年大幅减少。例如,浙商证券原本计划定增募资100亿元,但最终募集资金为28.05亿元。

  案例并不少见。在今年以来发行完成的定增中,已有超过100起出现募资规模不达预期的情况,有些缺口几亿元,多的可达十几亿元。

  “我们这种‘平平常常’公司的定增确实不好发。对大股东来说,肯定不愿意在股价底部定增,怕对股份比例稀释太厉害,往往是股价涨上一波才启动,可股价涨上来了,很多机构又觉得定增价定高了,不愿意参与。”某主板上市公司的董秘告诉记者。

  其进一步分析称:“其实,还是因为我们公司不够‘好’,业绩潜力、市场空间都比较明确,估值也算得清楚,价格稍高一些,机构就迟疑了。而一些新兴产业的龙头公司,前景广阔,定增方案一出来,机构就要抢。”

  “监管对定增尤其是市价定增的审核明显趋于程序性,让绝大部分方案都有机会放在市场中供投资者选择。当项目足够多的时候,资金就会思考哪些项目是可以投的、哪些不行,市场选择的区分度自然就出来了。”上述投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来看,政策的效果很明显。

  上述投资人士还表示,过去做定增项目,往往只看折价率,只要折价率够大,根本不管公司好不好。现在定增项目太多了,按照市价发行的项目折价率也没有那么惊人,还是要看公司本身,回归到价值投资的道路上来。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一篇:

下一篇: